突发疾病 工亡认定引争议 工会援助 法院二审辨分明
信息来源:生活保障部   发布日期:2017/5/15  

2016219日,农历正月十二,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春节欢乐祥和的气氛时,舒学平却在这晚接到哥哥舒学生工友的电话。对方称给他正在值班的哥哥打了很多电话,却一直联系不上。舒学平立即与舒学生的工友前往其工作的码头查看,发现舒学生已经死于码头宿舍。经刑警现场勘验及调查,排除他杀可能,系突发疾病死亡

处理完哥哥后事,舒学生立即着手工伤申请。201637日,舒学平向夷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交工亡认定申请,要求确认舒学生为工亡。201653夷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经过调查后,认为舒学生发生事故时不在其工作岗位,不予认定为工亡。

拿着《不予认定工亡决定书》,舒学平想不通,自己的哥哥明明是在值班的时间在码头公司死亡的,且公司一直允许哥哥在宿舍里值班。现在突发死亡,是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发生的事故,怎么就不能认定为工亡

为了还哥哥一个公道为了解开谜团,舒学平走进市总工会,希望通过工会帮助将此事辨个分明。接到舒学平的请求后,经过综合考虑,市总工会立即启动法律援助,指派湖北诚业律师事务所邓元律师进行法律代理

201696日,舒学平不服工亡性质确认一案在夷陵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庭上,原、被告及公司三方就舒学平发生事故的情况进行了举证,并围绕事故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的,视同工伤,展开了激烈辩论。庭审认为舒学生值班的内容为看护场地设备和早晚开关码头灯。码头负责人及码头工人的述,可以推舒学生是在等待开码头灯时突发疾病死亡。尽管舒学生死亡地点在码头宿舍,但工作场所既包括受单位指派从事工作的岗位,也包括单位为解决职工在工作过程中的合理生理、生活需要而提供的工间休息等场所。因此,夷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为舒学生亡故的码头宿舍与工作场所和工作岗位无关联的证据不足,明显不当。20161212日,夷陵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一、撤销被告夷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亡决定书》二、责令被告夷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重新对原告舒学平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决定。

一审后,夷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仍然不服判决,向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在二审过程中,邓元律师据理力争:舒学生的工作职责是看护场地设备,其工作岗位不是固定在某处,而是包括整个码头;公司一直默认舒学生在宿舍值班,在长时间持续值班的情况下,宿舍也应视为工作岗位的合理延伸;且《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是对劳动者权益的倾斜保护,夷陵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本案中对于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做出狭义的解释,有违立法目的。这些观点均得到了二审法院的采纳。

2017420日,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场持续一年多的工亡认定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